歡迎光臨 讀典籍 收藏本站設為首頁
當前位置:2007nba圣诞大战太阳vs湖人 > 史籍歷史 > 《史記.集注本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十二本紀 孝武本紀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太阳vs猛龙:《史記.集注本》 作者/編者:司馬遷

孝武本紀更新時間:2018-12-11

2007nba圣诞大战太阳vs湖人 www.urrjq.club  孝武皇帝者,孝景中子也。母曰王太后。孝景四年,以皇子為膠東王。孝景七年,栗太子廢為臨江王,以膠東王為太子。孝景十六年崩,太子即位,為孝武皇帝。孝武皇帝初即位,尤敬鬼神之祀。

元年,漢興已六十馀歲矣,天下乂安,薦紳之屬皆望天子封禪改正度也。而上鄉儒術,招賢良,趙綰、王臧等以文學為公卿,欲議古立明堂城南,以朝諸侯。草巡狩封禪改歷服色事未就?;狁繼籩位評涎?,不好儒術,使人微得趙綰等奸利事,召案綰、臧,綰、臧自殺,諸所興為者皆廢。

後六年,竇太后崩。其明年,上徵文學之士公孫弘等。

明年,上初至雍,郊見五畤。後常三歲一郊。是時上求神君,舍之上林中氾氏觀。神君者,長陵女子,以子死悲哀,故見神於先後宛若。宛若祠之其室,民多往祠。平原君往祠,其後子孫以尊顯。及武帝即位,則厚禮置祠之內中,聞其言,不見其人云。

是時而李少君亦以祠灶、穀道、卻老方見上,上尊之。少君者,故深澤侯入以主方。匿其年及所生長,常自謂七十,能使物,卻老。其游以方遍諸侯。無妻子。人聞其能使物及不死,更饋遺之,常馀金錢帛衣食。人皆以為不治產業而饒給,又不知其何所人,愈信,爭事之。少君資好方,善為巧發奇中。嘗從武安侯飲,坐中有年九十馀老人,少君乃言與其大父游射處,老人為兒時從其大父行,識其處,一坐盡驚。少君見上,上有故銅器,問少君。少君曰:“此器齊桓公十年陳於柏寢。”已而案其刻,果齊桓公器。一宮盡駭,以少君為神,數百歲人也。

少君言於上曰:“祠灶則致物,致物而丹沙可化為黃金,黃金成以為飲食器則益壽,益壽而海中蓬萊仙者可見,見之以封禪則不死,黃帝是也。臣嘗游海上,見安期生,食臣棗,大如瓜。安期生仙者,通蓬萊中,合則見人,不合則隱。”於是天子始親祠灶,而遣方士入海求蓬萊安期生之屬,而事化丹沙諸藥齊為黃金矣。

居久之,李少君病死。天子以為化去不死也,而使黃錘史寬舒受其方。求蓬萊安期生莫能得,而海上燕齊怪迂之方士多相效,更言神事矣。

亳人薄誘忌奏祠泰一方,曰:“天神貴者泰一,泰一佐曰五帝。古者天子以春秋祭泰一東南郊,用太牢具,七日,為壇開八通之鬼道。”於是天子令太祝立其祠長安東南郊,常奉祠如忌方。其後人有上書,言“古者天子三年一用太牢具祠神三一:天一,地一,泰一”。天子許之,令太祝領祠之忌泰一壇上,如其方。後人復有上書,言“古者天子常以春秋解祠,祠黃帝用一梟破鏡;冥羊用羊;祠馬行用一青牡馬;泰一、皋山山君、地長用牛;武夷君用乾魚;陰陽使者以一牛”。令祠官領之如其方,而祠於忌泰一壇旁。

其後,天子苑有白鹿,以其皮為幣,以發瑞應,造白金焉。

其明年,郊雍,獲一角獸,若麃然。有司曰:“陛下肅祗郊祀,上帝報享,錫一角獸,蓋麟云。”於是以薦五畤,畤加一牛以燎。賜諸侯白金,以風符應合于天地。

於是濟北王以為天子且封禪,乃上書獻泰山及其旁邑。天子受之,更以他縣償之。常山王有罪,遷,天子封其弟於真定,以續先王祀,而以常山為郡。然后五岳皆在天子之郡。

其明年,齊人少翁以鬼神方見上。上有所幸王夫人,夫人卒,少翁以方術蓋夜致王夫人及灶鬼之貌云,天子自帷中望見焉。於是乃拜少翁為文成將軍,賞賜甚多,以客禮禮之。文成言曰:“上即欲與神通,宮室被服不象神,神物不至。”乃作畫云氣車,及各以勝日駕車辟惡鬼。又作甘泉宮,中為臺室,畫天、地、泰一諸神,而置祭具以致天神。居歲馀,其方益衰,神不至。乃為帛書以飯牛,詳弗知也,言此牛腹中有奇。殺而視之,得書,書言其怪,天子疑之。有識其手書,問之人,果書。於是誅文成將軍而隱之。

其後則又作柏梁、銅柱、承露仙人掌之屬矣。

文成死明年,天子病鼎湖甚,巫醫無所不致,不愈。游水發根乃言曰:“上郡有巫,病而鬼下之。”上召置祠之甘泉。及病,使人問神君。神君言曰:“天子毋憂病。病少愈,強與我會甘泉。”於是病愈,遂幸甘泉,病良已。大赦天下,置壽宮神君。神君最貴者,其佐曰大禁、司命之屬,皆從之。非可得見,聞其音,與人言等。時去時來,來則風肅然也。居室帷中。時晝言,然常以夜。天子祓,然后入。因巫為主人,關飲食。所欲者言行下。又置壽宮、北宮,張羽旗,設供具,以禮神君。神君所言,上使人受書其言,命之曰“畫法”。其所語,世俗之所知也,毋絕殊者,而天子獨喜。其事祕,世莫知也。

其後三年,有司言元宜以天瑞命,不宜以一二數。一元曰建元,二元以長星曰元光,三元以郊得一角獸曰元狩云。

其明年冬,天子郊雍,議曰:“今上帝朕親郊,而后土毋祀,則禮不答也。”有司與太史公、祠官寬舒等議:“天地牲角繭栗。今陛下親祀后土,后土宜於澤中圜丘為五壇,壇一黃犢太牢具,已祠盡瘞,而從祠衣上黃。”於是天子遂東,始立后土祠汾陰脽上,如寬舒等議。上親望拜,如上帝禮。禮畢,天子遂至滎陽而還。過雒陽,下詔曰:“三代邈絕,遠矣難存。其以三十里地封周後為周子南君,以奉先王祀焉。”是歲,天子始巡郡縣,侵尋於泰山矣。

其春,樂成侯上書言欒大。欒大,膠東宮人,故嘗與文成將軍同師,已而為膠東王尚方。而樂成侯姊為康王后,毋子??低跛?,他姬子立為王。而康后有淫行,與王不相中,相危以法??島笪盼某梢閹?,而欲自媚於上,乃遣欒大因樂成侯求見言方。天子既誅文成,後悔恨其早死,惜其方不盡,及見欒大,大悅。大為人長美,言多方略,而敢為大言,處之不疑。大言曰:“臣嘗往來海中,見安期、羨門之屬。顧以為臣賤,不信臣。又以為康王諸侯耳,不足予方。臣數言康王,康王又不用臣。臣之師曰:‘黃金可成,而河決可塞,不死之藥可得,仙人可致也。’臣恐效文成,則方士皆掩口,惡敢言方哉!”上曰:“文成食馬肝死耳。子誠能脩其方,我何愛乎!”大曰:“臣師非有求人,人者求之。陛下必欲致之,則貴其使者,令有親屬,以客禮待之,勿卑,使各佩其信印,乃可使通言於神人。神人尚肯邪不邪。致尊其使,然后可致也。”於是上使先驗小方,斗旗,旗自相觸擊。

是時上方憂河決,而黃金不就,乃拜大為五利將軍。居月馀,得四金印,佩天士將軍、地土將軍、大通將軍、天道將軍印。制詔御史:“昔禹疏九江,決四瀆。間者河溢皋陸,隄繇不息。朕臨天下二十有八年,天若遺朕士而大通焉。乾稱‘蜚龍’,‘鴻漸于般’,意庶幾與焉。其以二千戶封地士將軍大為樂通侯。”賜列侯甲第,僮千人。乘輿斥車馬帷帳器物以充其家。又以衛長公主妻之,赍金萬斤,更名其邑曰當利公主。天子親如五利之第。使者存問所給,連屬於道。自大主將相以下,皆置酒其家,獻遺之。於是天子又刻玉印曰“天道將軍”,使使衣羽衣,夜立白茅上,五利將軍亦衣羽衣,立白茅上受印,以示弗臣也。而佩“天道”者,且為天子道天神也。於是五利常夜祠其家,欲以下神。神未至而百鬼集矣,然頗能使之。其後治裝行,東入海,求其師云。大見數月,佩六印,貴振天下,而海上燕齊之間,莫不搤捥而自言有禁方,能神仙矣。

其夏六月中,汾陰巫錦為民祠魏脽后土營旁,見地如鉤狀,掊視得鼎。鼎大異於眾鼎,文鏤毋款識,怪之,言吏。吏告河東太守勝,勝以聞。天子使使驗問巫錦得鼎無奸詐,乃以禮祠,迎鼎至甘泉,從行,上薦之。至中山,晏溫,有黃云蓋焉。有麃過,上自射之,因以祭云。至長安,公卿大夫皆議請尊寶鼎。天子曰:“間者河溢,歲數不登,故巡祭后土,祈為百姓育穀。今年豐廡未有報,鼎曷為出哉?”有司皆曰:“聞昔大帝興神鼎一,一者一統,天地萬物所系終也?;頻圩鞅Χθ?,象天地人也。禹收九牧之金,鑄九鼎,皆嘗

烹上帝鬼神。遭圣則興,遷于夏商。周德衰,宋之社亡,鼎乃淪伏而不見。頌云‘自堂徂基,自羊徂牛;鼐鼎及鼒,不虞不驁,胡考之休’。今鼎至甘泉,光潤龍變,承休無疆。合茲中山,有黃白云降蓋,若獸為符,路弓乘矢,集獲壇下,報祠大饗。惟受命而帝者心知其意而合德焉。鼎宜見於祖禰,藏於帝廷,以合明應。”制曰:“可。”

入海求蓬萊者,言蓬萊不遠,而不能至者,殆不見其氣。上乃遣望氣佐侯其氣云。

其秋,上幸雍,且郊?;蛟?ldquo;五帝,泰一之佐也。宜立泰一而上親郊之”。上疑未定。齊人公孫卿曰:“今年得寶鼎,其冬辛巳朔旦冬至,與黃帝時等。”卿有札書曰:“黃帝得寶鼎宛,問於鬼臾區。區對曰:‘帝得寶鼎神筴,是歲己酉朔旦冬至,得天之紀,終而復始。’於是黃帝迎日推筴,後率二十歲得朔旦冬至,凡二十推,三百八十年?;頻巰傻怯諤?。”卿因所忠欲奏之。所忠視其書不經,疑其妄書,謝曰:“寶鼎事已決矣,尚何以為!”卿因嬖人奏之。上大說,召問卿。對曰:“受此書申功,申功已死。”上曰:“申功何人也?”卿曰:“申功,齊人也。與安期生通,受黃帝言,無書,獨有此鼎書。曰‘漢興復當黃帝之時。漢之圣者在高祖之孫且曾孫也。寶鼎出而與神通,封禪。封禪七十二王,唯黃帝得上泰山封’。申功曰:‘漢主亦當上封,上封則能仙登天矣?;頻凼蓖蛑詈?,而神靈之封居七千。天下名山八,而三在蠻夷,五在中國。中國華山、首山、太室、泰山、東萊,此五山黃帝之所常游,與神會?;頻矍藝角已??;及儺輾瞧淶?,乃斷斬非鬼神者。百馀歲然後得與神通?;頻勱加荷系?,宿三月。鬼臾區號大鴻,死葬雍,故鴻冢是也。其後於黃帝接萬靈明廷。明廷者,甘泉也。所謂寒門者,谷口也?;頻鄄墑咨酵?,鑄鼎荊山下。鼎既成,有龍垂胡珣下迎黃帝?;頻凵掀?,群臣後宮從上龍七十馀人,乃上去。馀小臣不得上,乃悉持龍珣,龍珣拔,墮黃帝之弓。百姓仰望黃帝既上天,乃抱其弓與龍胡珣號。故後世因名其處曰鼎湖,其弓曰烏號。’”於是天子曰:“嗟乎!吾誠得如黃帝,吾視去妻子如脫鵕耳。”乃拜卿為郎,東使候神於太室。

上遂郊雍,至隴西,西登空桐,幸甘泉。令祠官寬舒等具泰一祠壇,壇放薄忌泰一壇,壇三垓。五帝壇環居其下,各如其方,黃帝西南,除八通鬼道。泰一所用,如雍一畤物,而加醴棗脯之屬,殺一犛牛以為俎豆牢具。而五帝獨有俎豆醴進。其下四方地,為餟食群神從者及北斗云。已祠,胙馀皆燎之。其牛色白,鹿居其中,彘在鹿中,水而洎之。祭日以牛,祭月以羊彘特。泰一祝宰則衣紫及繡。五帝各如其色,日赤,月白。

十一月辛已朔旦冬至,昧爽,天子始郊拜泰一。朝朝日,夕夕月,則揖;而見泰一如雍禮。其贊饗曰:“天始以寶鼎神筴授皇帝,朔而又朔,終而復始,皇帝敬拜見焉。”而衣上黃。其祠列火滿壇,壇旁烹炊具。有司云“祠上有光焉”。公卿言“皇帝始郊見泰一云陽,有司奉瑄玉嘉牲薦饗。是夜有美光,及晝,黃氣上屬天。”太史公、祠官寬舒等曰:“神靈之休,祐福兆祥,宜因此地光域立泰畤壇以明應。令太祝領,及臘間祠。三歲天子一郊見。”

其秋,為伐南越,告禱泰一,以牡?;θ趙鹵倍返橇?,以象天一三星,為泰一鋒,名曰“靈旗”。為兵禱,則太史奉以指所伐國。而五利將軍使不敢入海,之泰山祠。上使人微隨驗,實無所見。五利妄言見其師,其方盡,多不讎。上乃誅五利。

其冬,公孫卿候神河南,見仙人跡緱氏城上,有物若雉,往來城上。天子親幸緱氏城視跡。問卿:“得毋效文成、五利乎?”卿曰:“仙者非有求人主,人主求之。其道非少寬假,神不來。言神事,事如迂誕,積以歲乃可致。”於是郡國各除道,繕治宮觀名山神祠所,以望幸矣。

其年,既滅南越,上有嬖臣李延年以好音見。上善之,下公卿議,曰:“民間祠尚有鼓舞之樂,今郊祠而無樂,豈稱乎?”公卿曰:“古者祀天地皆有樂,而神祇可得而禮。”或曰:“泰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,悲,帝禁不止,故破其瑟為二十五弦。”於是塞南越,禱祠泰一、后土,始用樂舞,益召歌兒,作二十五弦及箜篌瑟自此起。

其來年冬,上議曰:“古者先振兵澤旅,然後封禪。”乃遂北巡朔方,勒兵十馀萬,還祭黃帝冢橋山,澤兵須如。上曰:“吾聞黃帝不死,今有冢,何也?”或對曰:“黃帝已仙上天,群臣葬其衣冠。”即至甘泉,為且用事泰山,先類祠泰一。

自得寶鼎,上與公卿諸生議封禪。封禪用??蹙?,莫知其儀禮,而群儒采封禪尚書、周官、王制之望祀射牛事。齊人丁公年九十馀,曰:“封者,合不死之名也。秦皇帝不得上封。陛下必欲上,稍上即無風雨,遂上封矣。”上於是乃令諸儒習射牛,草封禪儀。數年,至且行。天子既聞公孫卿及方士之言,黃帝以上封禪,皆致怪物與神通,欲放黃帝以嘗接神仙人蓬萊士,高世比德於九皇,而頗采儒術以文之。群儒既以不能辯明封禪事,又牽拘於詩書古文而不敢騁。上為封祠器示群儒,群儒或曰“不與古同”,徐偃又曰“太常諸生行禮不如魯善”,周霸屬圖封事,於是上絀偃、霸,盡罷諸儒弗用。

三月,遂東幸緱氏,禮登中岳太室。從官在山下聞若有言“萬歲”云。問上,上不言;問下,下不言。於是以三百戶封太室奉祠,命曰崇高邑。東上泰山,山之草木葉未生,乃令人上石立之泰山顛。

上遂東巡海上,行禮祠八神。齊人之上疏言神怪奇方者以萬數,然無驗者。乃益發船,令言海中神山者數千人求蓬萊神人。公孫卿持節常先行候名山,至東萊,言夜見一人,長數丈,就之則不見,見其跡甚大,類禽獸云。群臣有言見一老父牽狗,言“吾欲見巨公”,已忽不見。上既見大跡,未信,及群臣有言老父,則大以為仙人也。宿留海上,與方士傳車及間使求仙人以千數。

四月,還至奉高。上念諸儒及方士言封禪人人殊,不經,難施行。天子至梁父,禮祠地主。乙卯,令侍中儒者皮弁薦紳,射牛行事。封泰山下東方,如郊祠泰一之禮。封廣丈二尺,高九尺,其下則有玉牒書,書祕。禮畢,天子獨與侍中奉車子侯上泰山,亦有封。其事皆禁。明日,下陰道。丙辰,禪泰山下阯東北肅然山,如祭后土禮。天子皆親拜見,衣上黃而盡用樂焉。江淮間一茅三脊為神藉。五色土益雜封。縱遠方奇獸蜚禽及白雉諸物,頗以加祠。兕旄牛犀象之屬弗用。皆至泰山然后去。封禪祠,其夜若有光,晝有白云起封中。

天子從封禪還,坐明堂,群臣更上壽。於是制詔御史:“朕以眇眇之身承至尊,兢兢焉懼弗任。維德菲薄,不明于禮樂。脩祀泰一,若有象景光,箓如有望,依依震於怪物,欲止不敢,遂登封泰山,至於梁父,而后禪肅然。自新,嘉與士大夫更始,賜民百戶牛一酒十石,加年八十孤寡布帛二匹。復博、奉高、蛇丘、歷城,毋出今年租稅。其赦天下,如乙卯赦令。行所過毋有復作。事在二年前,皆勿聽治。”又下詔曰:“古者天子五載一巡狩,用事泰山,諸侯有朝宿地。其令諸侯各治邸泰山下。”

天子既已封禪泰山,無風雨菑,而方士更言蓬萊諸神山若將可得,於是上欣然庶幾遇之,乃復東至海上望,冀遇蓬萊焉。奉車子侯暴病,一日死。上乃遂去,并海上,北至碣石,巡自遼西,歷北邊至九原。五月,返至甘泉。有司言寶鼎出為元鼎,以今年為元封元年。

其秋,有星茀于東井。後十馀日,有星茀于三能。望氣王朔言:“候獨見其星出如瓠,食頃復入焉。”有司言曰:“陛下建漢家封禪,天其報德星云嘒”

其來年冬,郊雍五帝,還,拜祝祠泰一。贊饗曰:“德星昭衍,厥維休祥。壽星仍出,淵耀光明。信星昭見,皇帝敬拜泰祝之饗。”

其春,公孫卿言見神人東萊山,若云“見天子”。天子於是幸緱氏城,拜卿為中大夫。遂至東萊,宿留之數日,毋所見,見大人跡。復遣方士求神怪采芝藥以千數。是歲旱。於是天子既出毋名,乃禱萬里沙,過祠泰山?;怪琉?,自臨塞決河,留二日,沈祠而去。使二卿將卒塞決河,河徙二渠,復禹之故跡焉。

是時既滅南越,越人勇之乃言“越人俗信鬼,而其祠皆見鬼,數有效。昔東甌王敬鬼,壽至百六十歲。後世謾怠,故衰秏”。乃令越巫立越祝祠,安臺無壇,亦祠天神上帝百鬼,而以雞卜。上信之,越祠雞卜始用焉。

公孫卿曰:“仙人可見,而上往常遽,以故不見。今陛下可為觀,如緱氏城,置脯棗,神人宜可致。且仙人好樓居。”於是上令長安則作蜚廉桂觀,甘泉則作益延壽觀,使卿持節設具而候神人,乃作通天臺,置祠具其下,將招來神仙之屬。於是甘泉更置前殿,始廣諸宮室。夏,有芝生殿防內中。天子為塞河,興通天臺,若有光云,乃下詔曰:“甘泉防生芝九莖,赦天下,毋有復作。”

其明年,伐朝鮮。夏,旱。公孫卿曰:“黃帝時封則天旱,乾封三年。”上乃下詔曰:“天旱,意乾封乎?其令天下尊祠靈星焉。”

其明年,上郊雍,通回中道,巡之。春,至鳴澤,從西河歸。

其明年冬,上巡南郡,至江陵而東。登禮潛之天柱山,號曰南岳。浮江,自尋陽出樅陽,過彭蠡,祀其名山川。北至瑯邪,并海上。四月中,至奉高脩封焉。

初,天子封泰山,泰山東北阯古時有明堂處,處險不敞。上欲治明堂奉高旁,未曉其制度。濟南人公玉帶上黃帝時明堂圖。明堂圖中有一殿,四面無壁,以茅蓋,通水,圜宮垣為衤復道,上有樓,從西南入,命曰昆侖,天子從之入,以拜祠上帝焉。於是上令奉高作明堂汶上,如帶圖。及五年脩封,則祠泰一、五帝於明堂上坐,令高皇帝祠坐對之。祠后土於下房,以二十太牢。天子從昆侖道入,始拜明堂如郊禮。禮畢,燎堂下。而上又上泰山,有祕祠其顛。而泰山下祠五帝,各如其方,黃帝并赤帝,而有司侍祠焉。泰山上舉火,下悉應之。

其後二歲,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,推歷者以本統。天子親至泰山,以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日祠上帝明堂,每脩封禪。其贊饗曰:“天增授皇帝泰元神筴,周而復始?;實劬窗萏┮?。”東至海上,考入海及方士求神者,莫驗,然益遣,冀遇之。

十一月乙酉,柏梁災。十二月甲午朔,上親禪高里,祠后土。臨渤海,將以望祠蓬萊之屬,冀至殊庭焉。

上還,以柏梁災故,朝受計甘泉。公孫卿曰:“黃帝就青靈臺,十二日燒,黃帝乃治明庭。明庭,甘泉也。”方士多言古帝王有都甘泉者。其後天子又朝諸侯甘泉,甘泉作諸侯邸。勇之乃曰:“越俗有火災,復起屋必以大,用勝服之。”於是作建章宮,度為千門萬戶。前殿度高未央,其東則鳳闕,高二十馀丈。其西則唐中,數十里虎圈。其北治大池,漸臺高二十馀丈,名曰泰液池,中有蓬萊、方丈、瀛洲、壺梁,象海中神山龜魚之屬。其南有玉堂、璧門、大鳥之屬。乃立神明臺、井幹樓,度五十馀丈,輦道相屬焉。

夏,漢改歷,以正月為歲首,而色上黃,官名更印章以五字。因為太初元年。是歲,西伐大宛?;卻篤?。丁夫人、雒陽虞初等以方祠詛匈奴、大宛焉。

其明年,有司言雍五畤無牢熟具,芬芳不備。乃命祠官進畤犢牢具,五色食所勝,而以木禺馬代駒焉。獨五帝用駒,行親郊用駒。及諸名山川用駒者,悉以木禺馬代。行過,乃用駒。他禮如故。

其明年,東巡海上,考神仙之屬,未有驗者。方士有言“黃帝時為五城十二樓,以候神人於執期,命曰迎年”。上許作之如方,名曰明年。上親禮祠上帝,衣上黃焉。

公玉帶曰:“黃帝時雖封泰山,然風后、封鉅、岐伯令黃帝封東泰山,禪凡山合符,然後不死焉。”天子既令設祠具,至東泰山,東泰山卑小,不稱其聲,乃令祠官禮之,而不封禪焉。其後令帶奉祠候神物。夏,遂還泰山,脩五年之禮如前,而加禪祠石閭。石閭者,在泰山下阯南方,方士多言此仙人之閭也,故上親禪焉。

其後五年,復至泰山脩封,還過祭常山。

今天子所興祠,泰一、后土,三年親郊祠,建漢家封禪,五年一脩封。薄忌泰一及三一、冥羊、馬行、赤星,五,寬舒之祠官以歲時致禮。凡六祠,皆太祝領之。至如八神諸神,明年、凡山他名祠,行過則祀,去則已。方士所興祠,各自主,其人終則已,祠官弗主。他祠皆如其故。今上封禪,其後十二歲而還,遍於五岳、四瀆矣。而方士之候祠神人,入海求蓬萊,終無有驗。而公孫卿之候神者,猶以大人跡為解,無其效。天子益怠厭方士之怪迂語矣,然終羈縻弗絕,冀遇其真。自此之後,方士言祠神者彌眾,然其效可睹矣。

太史公曰:余從巡祭天地諸神名山川而封禪焉。入壽宮侍祠神語,究觀方士祠官之言,於是退而論次自古以來用事於鬼神者,具見其表里。後有君子,得以覽焉。至若俎豆珪幣之詳,獻酬之禮,則有司存焉。

孝武纂極,四海承平。志尚奢麗,尤敬神明。壇開八道,接通五城。朝親五利,夕拜文成。祭非祀典,巡乖卜征。登嵩勒岱,望景傳聲。迎年祀日,改歷定正。疲秏中土,事彼邊兵。日不暇給,人無聊生。俯觀嬴政,幾欲齊衡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譯文

孝武皇帝是孝景帝的中子,母親是王太后。孝景四年,武帝以皇子受封為膠東王。孝景七年,栗太子被廢為臨江王,膠東王立為太子。孝景在位十六年崩逝,太子即位,立為孝武皇帝。他即位之初,就特別敬重對鬼神的祭祀。

元年,漢開國已六十余年,天下太平無事,官員們都希望天子舉行封禪大典并改定新的歲首和服色制度。而皇上也偏愛儒家的學術,招納有才學的人,趙綰、王臧等人就以有學問而做了公卿,他們想效法古代在城南建立明堂,作為諸侯朝見天子的地方,所草擬的巡狩、封禪、改革歷法服色的計劃還沒完成。遇上竇太后喜好黃、老的學說,不喜歡儒家的學術,派人暗中伺察得趙綰等人的非法謀利的事跡,召趙綰、王臧來追究案情,趙綰、王臧自殺,他們興辦的許多事情都被廢除。

此后六年,竇太后崩逝。第二年,武帝征召文學之士公孫弘等人。

明年,皇上初次到雍縣,郊祭時拜見五帝于五畤。以后經常隔三年舉行一次郊祭。此時皇上請到神君,安置在上林苑中的蹏氏觀。神君是長陵女子,因兒子死了悲哀而死,死后顯現神靈于妯娌宛若身上。宛若就在自己的居空中供奉她,很多人去祭祀。平原君也去祭祀,以后子孫因此作了顯赫的大官。武帝即位后,用厚禮延請至宮中立祠供奉??墑侵惶剿禱暗納?,而看不到她的人。

這時李少君因懂得祠灶致福,辟谷不火食,導引神氣和長生不老之術謁見皇上,皇上非常尊敬他。少君是已故深澤侯推薦來主持方藥的。他隱瞞自己真實的年齡和出生的地方,常說自己年紀七十,能驅使鬼物,使人長生不老。他到各處游歷,靠著方術廣交諸侯。他沒有妻兒。人家聽說他能驅使鬼物使人長生不老,爭相贈送物品給他,因此他常常有多余的金錢、絲織品、衣服、食物。人人都以為他不治理產業而富裕,又不知他是什么地方人,就更加相信他,爭相侍奉他。少君憑借著善于方術,擅于巧妙地猜度隱蓋的事物,令人驚奇地猜中了。他曾隨從武安侯田蚡宴飲。同座中有一位九十多歲的老人,少君于是說自己和老人的祖父游覽射箭的地方,老人在童年時跟從他的祖父步行,認得那個地方,這使滿座賓客都很驚訝。有一次,少君見到皇上,皇帝藏有一件舊銅器,問少君。少君說:“這件銅器齊桓公十年陳列在柏寢臺。”隨即察看銅器上所刻的字,果然是齊桓公時代的器物。整個宮中的人都非常驚訝,以為少君是神,是有幾百歲的人。

少君對皇上說:“祀灶就可以招來鬼神,就能使丹砂變成黃金,黃金煉成后,用來制造飲食器具,可以長壽,長壽了就可會見海中蓬萊山上的仙人,見到仙人后舉行封禪大典,就能長生不老,黃帝就是這樣的。我曾游歷海上,見到安期生,他拿了棗子給我吃,像瓜那樣大。安期生是仙人,能來往蓬萊山中,他只見跟他的道術相合的人,不合的人就隱匿不見。”于是天子親自祭祀灶神,派遣方士到東海訪求蓬萊山及安期生一類人,并做化丹砂等藥劑為黃金的事。

過了很久,李少君患病死去。天子以為他是變化飛升而不是死去,便叫黃、錘之人史寬舒等繼承少君的方術,尋求蓬萊山及安期生,未能覓得,而沿海一帶燕國和齊國怪誕迂闊的方士們爭相效仿,相繼地上書談論神仙的事。

毫縣人謬忌上奏祭祀泰一神的方法,說:“天神中最尊貴的是泰一神,泰一的輔佐是五帝。古時天子春、秋二季在東南郊祭泰一神,用牛、羊、豬三牲全備的太牢祭祀七日,在祭壇上開辟八條鬼神的通道。”于是天子令太祝在長安東南郊建立他說的這種祠壇,常常依照謬忌的方法祭祀。以后有人上書,說“古時天子每三年用太牢祭三一之神:天一、地一、泰一”。天子允許了,命太祝依照這種方法領祀于謬忌奏建的泰一壇上。后來又有人上書,說“古時天子常在春、秋二季舉行除災求福的祭祀,祭祀黃帝用一梟及一破鏡;祭冥羊神用羊;祭馬行神用一青牡馬:祭泰一、皋山山君及地長神用牛;祭武夷君用于魚;祭陰陽使者用一牛”。天子命令祠官依照這個方法領祭,在謬忌奏建的泰一壇旁邊祭祀。

以后,天子宮苑中有白鹿,以其皮制作皮幣,為了宣揚祥瑞感應,鑄造白金幣。

第二年,在雍縣郊祭,獲得一獨角獸,像麃的樣子,主管官員說:“陛下恭敬地舉行郊祀,上帝回報你的祭祀,賜與一獨角獸,大概是麒麟??!”于是把它進獻五畤,每畤添加一頭牛,予以焚燒,以報答天賜。為此,賜給諸侯白金,示意這符應合于天地之意。

于是濟北王以為天子將要舉行封禪大典,就上書獻泰山及旁邊的縣邑,天子接受了,再用其他縣邑來償還他。常山王以有罪被廢黜。遷于房陵,皇帝封他的弟弟為真定王,以延續對祖先的祭祀,把常山國改為郡。此后,五岳都在天子直接管轄的郡內了。

第二年,齊人少翁以通鬼神的方術進見皇上,皇上最寵愛的王夫人死了,少翁用方術在夜間招致王夫人及灶鬼的容貌,天子從帷帳中看見了王夫人。于是授予少翁為文成將軍,賞賜很多東西,用賓客的禮節接待他。文成說:“皇上如果想要與神交往,宮室、被服和神用的不一樣,神仙是不會來的。”于是制造畫有云氣的車子,各用勝日駕車驅除惡鬼,又興建甘泉宮,中間是臺室,畫著天一、地一、泰一等神,擺置祭器用具以招致天神。過了一年多,少翁的方術越來越不行了,神仙不到來。少翁于是作帛書以喂牛,假裝不知道,說這頭牛腹中有怪異,殺牛觀看,取得帛書,書上所說甚為怪誕,天子懷疑,又從字體認出執筆書寫的人,考問此人,果然是偽書,于是誅殺文成將軍,而把這事隱秘起來。

以后又營建柏梁臺、銅柱及承露仙人掌等。

文成死后第二年,天子在鼎湖病得很厲害,巫醫各種方藥無所不用,都無法治愈他的病。游水發根就說:“上郡有一巫師,病中鬼神下附在他身上。”皇上把他召來,安置在甘泉宮祭祀。病時,使人問神君。神君說:“天子不用憂慮病,等病好了一些,振作精神和我在甘泉相會。”于是病愈,遂至甘泉,病體完全康復,大赦天下,安置神君于壽宮。神君中最尊貴的是泰一,輔佐叫大禁、司命等,都跟隨著他。這些神人不能看到,但能聽到他講話的聲音,和人們說話一樣。有時去有時來,來時有颯颯的風聲。神君居住在室內帳帷中,有時白天講話,但常常是在晚上。天子舉行了除災去邪的儀式,然后進入室中。把巫師當為主人,讓他關照神君的飲食。神君所想要的東西說出來后,就交與下面辦理。又建壽宮、北宮,張掛羽旗,陳設供神用具,以尊貴的禮節厚接神君。神君所說的話,皇上命人紀錄下來,命名為“畫法”。神君所說的話,世俗人都知道,沒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而天子卻獨自喜歡。這種事很秘密,世人都不知道。

這以后的第三年,主管官員建議應該用上天所降的祥瑞來命名年號,不應用一二來計數。一元稱為建元,二元因有長星流光的天瑞,稱為元光,第三元因郊祭得一角獸的符應,稱為元狩。

第二年冬天,天子到雍縣郊祭,與群臣議論說:“現在我親自郊祭上帝,而不祭后土,這在禮上是不報答它的恩德。”主管官員與太史公、祠官寬舒等議論說:“祭天地的小牛,角要像蠶繭、栗子那樣的小。現在陛下親祭后土,后土應在澤中圓形的高地上建五個壇,每一個壇要用一頭小黃牛為大牢進行祭祀,祭完后,祭品都埋掉,陪祭的人穿上黃色的衣服。”于是天子駕車東行,依照寬舒等人議定的辦法,在汾陰高丘上立后土祠,皇帝親自望后土而拜,用祭上帝的禮儀。禮畢,天子就到榮陽,返回長安。經過雒陽時,下詔書說:“三代距現在已經很久遠了,遠了就難以保存下來,以三十里的地區封給周的后代為周子南君,以祭祀周先王。這年,天子開始巡視各郡縣,逐漸擴展到泰山。

這年的春天,樂成侯上書推薦欒大。欒大是膠東王的宮人,原先和文成將軍同學于一個師傅,后來為膠東王主管方藥,樂成侯的姐姐是康王的王后,沒有兒子??低跛籃?,別的姬妾的兒子立為王??島笥幸業男形?,和新王不和,互相用法律來危害對方??島筇滴某山閹?,自己想討好皇上,便派欒大靠著樂成侯的關系求見皇上談論方術。天子自從殺了文成侯,也后悔他早死,他的方術沒有完全傳下來,等到看見欒大時,大為高興。欒大為人修長漂亮,說話周到而有策略,又敢說大話,神色自若。他說:“我曾往來于海中,看見安期生及羨門等仙人。但以為我低賤而不相信我。又以為康王只是諸侯,不值得給予方術。我曾數次向康王進言,可是康王又不肯用我。我的師傅曾說:‘黃金可以煉成,河堤潰決可以堵塞,不死的藥可以得到,仙人也可以招致。’我只是怕得到像文成那樣的結局。那么方士們都閉上嘴,怎么敢說方術呢!”皇帝說:“文成是吃了馬肝而死的。你如真能研究出神仙的方術,我有什么可以吝惜的呢!”欒大說:“我師傅并不是有求于人,而是人去求他。陛下一定要請他來的話,就要讓使者有尊貴的身份,使他有親眷,用賓客的禮對待,不要鄙視他們,讓各人佩戴他的印信,這樣才能使之和神人交談。神人尚有肯來或不肯來的可能。尊重使者,然后可以請來神人。”于是皇帝叫他試驗小方術,斗棋,這些棋子就自己互相碰擊。

當時,皇上正擔心黃河決堤,而黃金又未煉成,就拜欒大為五利將軍。過了一個多月,欒大就得了四個金印,佩戴天士將軍、地士將軍、大通將軍、天道將軍印?;噬舷綸楦罰?ldquo;從前禹疏浚九江,開通四瀆。近來黃河泛濫,從水邊高地淹到廣闊的平原,修堤的勞役不能停息。我統治天下二十八年,上天或者賜我賢才之士,而欒大就是能通天意的人?!兌拙?middot;乾卦》說的‘飛龍’,是說君主居于王位;‘鴻漸于般’,是說漸漸地達到磐石似的安定。這意思和我得到五利是差不多相似的。為此將二千戶之地封給地士將軍欒大,為樂通侯。”賜予列侯甲等第宅,僮仆千人,天子所坐的車子,不用的車馬、帷帳、器具充滿了他的家。又將女兒衛長公主嫁給他,送黃金一萬斤,更改她的封邑名稱為當利公主。天子親自到五利家去。派去慰問和詢問他所需物品的使者,絡繹不絕于道路。從皇帝姑母和將相以下的人,都在家中置酒款待,獻贈禮物。于是天子又刻“天道將軍”的玉印,派使者穿羽衣,夜晚站在白茅上,五利將軍也穿羽衣,站在白茅上來接受此玉印,表示他不是臣子。而所以佩戴“天道將軍”印,意思是將要為天子引導天神。于是五利常在家中夜晚祭祀,想使神仙下臨。神仙未到,百鬼卻來聚集。他頗能驅使這些聚集來的百鬼。以后他就整治行裝,往東入海,尋求他的師傅去了。欒大見皇上不過幾個月,就佩戴六印,高貴的地位,震動天下,使得沿海燕、齊之間的方士都興奮起來,說自己有秘方,能招來神仙。

這年夏天六月中,汾陰有個叫錦的巫師,在魏脽后土祭壇界址旁邊為民家祭祠,看見地上隆起如鉤的樣子,就扒開土地來看,得到一個鼎。這個鼎比一般鼎大得多,上面有花紋,但沒有文字,覺得奇怪,報告官吏。官吏報告河東太守勝,勝就將此事上奏于天子。天子派遣使者調查巫師錦所得的鼎,沒有發現虛假詭詐,于是按禮祭祀,把鼎迎接到甘泉宮,百官從行,皇上獻祭。到中山時,天氣晴熱,有黃云覆蓋。有一麃經過,皇上親自射獲,就用它來祭祀?;氐匠ぐ彩?,公卿大夫紛紛議論請求尊奉寶鼎。天子說:“近來黃河泛濫,已有好幾年谷物收成不好,所以我巡視各地祭祀后土,為百姓祈求豐收。今年豐收了尚未報祭,鼎為什么出現呢?”主管官員都說:“聽說從前太帝造一個神鼎,一表示一統,意思是天地萬物歸終于一?;頻墼烊霰Χ?,象征天、地、人。大禹收集九州的金屬,鑄成九個鼎,這些鼎都曾經烹飪牲牢而祭祀上帝和鬼神。逢圣世鼎才出現,以后鼎遷于夏、商,周德衰,宋社稷亡后,鼎就埋沒隱藏而不見了?!噸芩獺匪?lsquo;察看自堂上到門墻的祭器有否洗濯,檢查自羊到牛的祭牲是否肥壯,審視大鼎和小鼎里外是否潔凈,不喧嘩,不傲慢,虔敬地祭祀,就能得到福祿和長壽’。現在鼎到了甘泉,光輝和潤,有如飛龍變幻,承受的吉祥會無窮無盡。這與在中山時出現的黃白祥云相合,車蓋上空的黃白云氣,形如獸,實為祥瑞,又大弓四箭射中潏獸,都集中在祭壇下,為報謝天恩陳列豐盛的祭品。只有受命統治天下的帝王,才能心知天意,所做的事情合于上天的德行,這個鼎應進獻于宗廟的祖先,藏于甘泉天帝之廷,以符合明顯的瑞應。”天子下詔說:“可。”

往海中尋求蓬萊的人,都說蓬萊不遠,而不能到達的原因,大概是因不曾看見島上的云氣,皇上于是派望氣的官員觀察云氣出現。

這年秋天,皇上到雍縣,將要舉行郊祭。有人說“五帝是泰一的輔佐,應該立泰一祠,由皇上親自郊祭”?;噬銑僖剎瘓?。齊人公孫卿說:“今年得寶鼎,冬天辛已日初一早晨冬至,這和黃帝得寶鼎的時間相同。”卿有木簡書,上面說:“黃帝得寶鼎于宛朐,問鬼臾區。區回答說:‘黃帝得寶鼎神策,是在己西年初一早晨冬至,得到天象來紀元,它是終而復始的。’于是黃帝計算未來的日子,用算策推算朔望,以后大概每二十年得初一早晨冬至,總共二十推,三百八十年,黃帝成仙升天。”公孫卿想通過所忠的關系上奏皇上,但所忠看他的書荒誕不經,疑心是他胡亂寫成的,婉言謝絕說:“關于寶鼎的事,早已解決了,這書還有什么用呢?”公孫卿又托皇上的寵愛小臣奏上,皇上大為喜悅,召見公孫卿詢問。公孫卿回答說:“我從申功那里得到此書,他已經死了。”皇上問:“申功是什么人?”公孫卿說:“申功是齊人,和安期生有往來,親受黃帝面教,這沒有記載,只有這個鼎有記載。上面說:‘漢朝興起,又相當于黃帝得鼎之際。漢代圣君應在高祖的孫子或曾孫。寶鼎出土時就能和神人交往,要舉行封禪。以前封禪的有七十二王,只有黃帝能上泰山封禪。’申功說:漢皇帝也應上泰山封禪,上去封禪就能成仙升天?;頻凼庇幸煌蛑詈?,神靈得封的占七千。天下名山有八座,而三座在蠻夷境內,五座在中國。中國的五座是華山、首山、太室、泰山和東萊山,都是黃帝時常游息和神仙相會的地方?;頻垡幻孀髡揭幻嫜襝傻牡朗???峙擄儺輾炊運納襝芍?,所以堅決斬殺反對鬼神的人。一百多歲后,才得與神仙相通?;頻鄣接合亟檢肷系?,住了三個月。鬼臾區號大鴻,死后葬在雍縣,所以鴻家就是他的墓。以后黃帝在明廷迎接上萬的神靈。明廷就是現在的甘泉。寒門就是現在的谷口?;頻劭墑咨降耐?,在荊山下鑄鼎。鼎鑄成后,有垂著須髯的龍從天上下來迎接黃帝?;頻燮鍔蝦?,群臣和后宮后妃跟著騎上龍的有七十余人,龍即飛上天去。其余的小臣不能上,都抓著龍須不放,龍須被拔落,黃帝的弓也掉下來。百姓們仰望著黃帝已經上天,就抱著弓和龍須號陶大哭,所以后世把那個地方叫做鼎湖,那張弓叫烏號。’”于是天子說:“唉!如果我能像黃帝那樣,我看離開妻子像脫鞋一樣容易。”于是拜公孫卿為郎官,叫他往東去,在太室山等候神仙。

皇上接著去雍縣郊祀上帝,到了隴西,再西行登上空桐山,然后到甘泉。命祠官寬舒等籌建泰一祠壇,仿照薄忌泰一壇的形式,壇有三層。五帝壇環列在泰一壇的下面,各自依照它們所屬方位,黃帝在西南,修筑八條鬼神通道。泰一所用的祭品,和雍地的一個畤相同,再加甜酒、棗子、干肉一類的東西,殺一頭牦牛,作為俎豆牢具禮器中盛著的祭品,而五帝只有用俎豆盛著進獻的祭品和甜酒,五帝壇下面四周的地方,連續祭禮隨從的群神和北斗。祭畢后,剩余的供祭祀用的肉全部用柴焚燒。祭祀用的牛是白色的,鹿放在牛的肚中,豬又放在鹿的肚中,浸泡在水里。祭日用牛,祭月用羊或豬,只用一牲。祭祀泰一的司祭官員穿紫衣和繡花的衣服,祭祀五帝穿著每帝所代表的顏色的衣服,祭日穿赤色衣,祭月穿白色衣。

十一月辛巳朔日早晨冬至,黎明時,天子開始郊祭泰一。早晨祭日,夜晚祭月,行拱手禮;而祭拜泰一則如同雍的郊祀禮。祭祀的祝詞說:“上天開始將寶鼎神策授與皇帝,一個月接著一個月,終而復始,皇帝恭敬地拜見。”祭服是黃色的。祭祠時火炬排列滿壇,壇旁放著烹炊用具。主管官員說“祠壇上有光芒”。公卿們說“皇帝開始在云陽宮郊祀祭拜泰一,主管官員捧上六寸的大壁,獻上肥壯的牛,供眾神享用。那天夜晚有美麗的光彩,到了白天,有黃色云氣上升,與天空連成一片”。太史公、祠官寬舒等說:“神靈顯示的美麗的光彩,是保佑多福的征兆,應該在這光彩照耀的區域內建立泰畤壇,作為天降祥瑞的明顯應驗。命令太祝掌管秋天和臘月間祭祀。三年天子郊祭一次。”

這年秋天,為了征伐南越,向泰一禱告,用牡荊做旗柄,在長條形的旗子上畫日月北斗飛龍,象征天一三星,為祭祀泰一的前導旗幟,稱之為“靈旗”。為兵事而禱告時,太史手捧靈旗指向所要征伐的國家。五利將軍的使者不敢入海,往泰山祭祀,皇上派人暗中尾隨檢察,實際上沒見到什么。五利謊稱見到他的老師,他的方術已窮盡,多數不能應驗?;噬嫌謔巧繃宋謇?。

這年冬天,公孫卿在河南等候神靈,在緱氏城上看到仙人的腳印,有一種像野雞的動物,在城上走來走去。天子親自到緱氏城察看腳印。問公孫卿:“你該不會仿效文成、五利吧?”公孫卿說:“仙人不是有求于人主,而是人主有求于他。求仙人之道如果不稍為放寬延長些時日,神仙是不會來的。談神仙這種事,事情好像很迂闊荒誕,要好幾年的時間才可請來。”于是各郡國都修筑街道,修建宮觀和名山上的神祠,期望天子駕臨。

這年,已經消滅了南越,皇上的寵臣李延年以美妙的音樂來進見?;噬蝦茉奚?,下交公卿討論,說:“民間祭祀尚且有鼓舞音樂,現在郊祀卻沒有樂章,難道這樣合適嗎?”公卿們說:“古時祭祀天地都有樂章,這樣才能以禮祭祀神靈。”又有人說:“泰帝使素女彈五十弦瑟,音調悲切,泰帝忍不住悲泣起來,所以破開她的瑟為二十五弦。”于是為討伐南越的勝利而舉行賽祭,禱告祭祀泰一、后土,開始用樂舞,又增招歌童,制作二十五弦的瑟及箜篌瑟是從此開始的。

第二年冬天,皇上提議說:“古人先用兵犒賞軍隊,然后封禪。”于是北出巡視朔方,統率十余萬士卒,回來時在橋山祭黃帝墓,在須如以酒食犒賞軍隊?;噬銜剩?ldquo;我聽說黃帝沒有死,為什么現在有墳墓?”有人回答說:“黃帝己成仙上天,他的臣子們把他的衣服帽子埋葬了。”到了甘泉,為了將在泰山舉行封禪,先將這一特別事件祭告泰一。

自從得了寶鼎后,皇上就和公卿、儒生討論封禪的事。封禪典禮由于用得稀少而荒廢斷絕了,沒有人知道它的禮儀,儒生們就采取《尚書》、《周官》、《王制》等書上所記載的望祭、射牛的事情作為封禪的儀式。齊人丁公九十多歲了,對皇上說:“封,應該是不死的意思,秦皇帝不得上泰山封祀,陛下一定要上去,先緩慢地上去,如果沒有風雨,就可以上去封祀了。”皇上于是命令儒生們練習射牛,草擬封禪的儀式。幾年后,到了將要舉行封禪典禮的時候。天子既已聽了公孫卿和方士的話,黃帝以上的封禪,都引來怪物和神仙相通,所以想仿效黃帝接見神仙人蓬萊方士,讓自己的德行高于世俗,與九皇相媲美,又采用儒家的說法來文飾外表。儒生們既不能辯明封禪之事,又牽扯拘泥于《詩》、《書》古文的記載而不敢自由發揮?;噬習遜忪玫鈉魑鋦逕強?,儒生們有的說“和古代不同”,徐偃又說“太常諸生行禮不如魯人好”,周霸會集儒生計劃封禪的事情,皇帝便貶退了徐偃、周霸,罷黜全部儒生,不予任用。

三月,皇上東行到緱氏,依禮登上中岳太室山舉行祭祀,隨從的官員在山下聽到好像有人呼喊“萬歲”的聲音。詢問山上的人,山上的人不說;問山下的人,山下的人也不說?;實劬鴕勻倩Х飧易魑┓羆漓糝?,命名為崇高邑。接著東行登上泰山,山上花草樹木的葉子還沒有長出來,就派人把石碑運上山,立在泰山頂上。

皇上接著東巡海上,依禮祭祀八神。齊人上疏談論神怪奇方的人數以萬計,可是都沒有效驗。于是又增派船只,命令談說海中神仙的幾干人訪求蓬萊的神人。公孫卿拿著使者符節,曾先去名山等候,到了東萊,說在夜間看見一個人,身長數丈,接近他時就不見了,只看到他腳印特別大,類似禽獸。群臣中有的說看見一個老人牽著狗,說“我要見巨公”,忽然不見了?;實劭醇蠼龐?,不相信,等到群臣中有人說到老人時,則又深信是仙人。因此,皇帝逗留在海濱,撥給方士們驛車,又派遣數以千計的使者訪求仙人。

四月,回到奉高,皇上考慮儒生和方士議論的封禪,各人的說法不同,都不符合常理,難以施行。天子到梁父,依禮祭祀地主。乙卯那天,命令任侍中的儒生頭戴皮帽,穿插笏的官服,行射牛事。在泰山下的東方設壇祭天,和郊祀泰一的禮儀相同。祭壇寬一丈二尺,高九尺,下面放著玉牒書,書的內容是秘密的。行禮完畢,天子單獨帶了侍中奉車霍子侯上泰山,也有封祭。這些事都禁止外傳。第二天從山北的陰道下來。丙辰,在泰山腳下東北角的肅然山禪祭,和祭后土的禮儀相同。天子都親自拜祭,穿黃色祭服,并且都用音樂伴奏。用江、淮一帶出產的有三條脊骨的茅草作為神靈的薦席,用五色土填滿祭壇。放出遠方進貢的奇獸飛禽和白色野雞等物,祭儀格外隆重。兕牛、族牛、犀、象之類都不使用?;實垡恍杏侄薊氐教┥?,然后離去。封禪祭祀的地方,晚上好像有光芒射出,白天有白云從祭壇中升起。

天子從封禪回來,坐在明堂上,群臣相繼祝頌,于是下詔給御史說:“我以卑微之體繼承了至高無上的權位,兢兢業業,恐怕不能勝任。德行淺薄,不懂得禮樂。祭祀泰一以后,好像有祥光,我忽然看到了,被奇異的景象所震驚,想停止祭祀而又不敢,所以登上泰山祭天,到梁父,然后于肅然山祭地。從此修德自新,希望與土大夫共同有個新的開始,賜給庶民一百戶人家牛一頭、酒十石,八十歲的老人和孤兒寡婦加賜布帛二匹。免除博、奉高、蛇丘、歷城四個地方的徭役,不繳納今年的租稅。大赦天下,和乙卯年的赦令一樣。凡我經過的地方,免除監外執行的勞役。兩年以前犯罪的,都不要再審訊治罪。”又下詔說:“古時天子五年巡狩一次,到泰山祭祀,諸侯有朝拜住宿的地方,命令諸侯各自在泰山下修建官邸。”

天子既然已經在泰山封禪,沒有遇上風雨災害,方土們又說蓬萊各神山似乎可以尋到,皇上高興地認為或許能夠遇到神仙,于是又東行到海濱看望,希望看到蓬萊仙島。這時奉車都尉霍子侯突然患病,當日死去?;噬險獠爬肴?,沿著海濱,北到碣石,從遼西巡視,經過北邊,到了九原。五月,回到甘泉。主管官員說,寶鼎出現那年定為元鼎,今年封禪,應為元封元年。

這年秋天,有顆光芒四射的星出現在東井。后來十余日,又有顆光芒四射的星出現在三能。望氣官員王朔說:“我觀察天象時,只看到此星出現時像葫蘆一樣,一頓飯的工夫就又隱沒了。”主管官員說:“陛下建立了漢朝的封禪制度,上天出現德星作為報答。”

第二年冬天,郊祀雍縣五帝,回來時,以拜謝祝禱的儀式祭祀泰一。祝詞說:“德星光芒四射,是吉祥的征兆。壽星一再出現,顯示天下安寧,燦爛光明。信星明白顯示了國運長久,皇帝恭敬地拜謝祝禱,請享用進獻的祭品。”

這年春天,公孫卿說在東萊山看到神人,好像說“要見天子”。于是天子來到緱氏城,任命公孫卿為中大夫。隨后來到東萊,住了好幾天,什么也沒看見,只看到了大人的腳印。又派遣數以千計的方士訪求神怪,采集靈芝藥草。這年干旱,天子這次出巡沒有正當的理由,便禱祀于萬里沙,經過泰山時,祭祀了泰山?;厝ナ?,到瓠子口,親自去部署堵塞黃河的決口,逗留了兩天,沉下祭品祭祀河神后離去。派兩個將軍率兵堵塞河道的決口,使河水遷徒,從另外兩條河道流過,恢復大禹治水時河道的原貌。

當時已滅南越,越人勇之說“越人風俗相信鬼,他們祭祀時都能見到鬼,往往有效驗。從前東甌王敬鬼,壽高一百六十歲。后世子孫對鬼怠慢了,所以衰敗下來”。于是命令越巫建立越式祠廟,只有祭臺,沒有祭壇,也祭祀天神、上帝、百鬼,用雞骨卜問吉兇?;噬舷嘈耪廡?,越祠雞卜開始使用起來。

公孫卿說:“仙人可以見到,只是皇上去時常常匆促,因此見不到。現在陛下可修建樓觀,像緱氏城那樣,供設肉脯、棗子,應該可以請來神人。而且仙人喜歡住在樓上。”于是皇上命令在長安建造蜚廉桂觀,在甘泉建造益延壽觀,派公孫卿手持符節,陳設供品,等候神人。然后又建造通天臺,把祭祀用的器具放置臺下,準備招來神仙之類。這時在甘泉又修建前殿,開始擴建許多宮室。夏天,有芝草生在齋房中。天子因為堵塞了黃河決口,興建通天臺,天上似有神光的瑞應,于是下詔說:“甘泉宮中生出九莖靈芝,大赦天下,免除監外服徒刑的勞役。”

第二年,征伐朝鮮。夏天干旱。公孫卿說:“黃帝時舉行封祀,就有天旱,為了使封祀壇的土干燥,旱了三年。”皇上于是下詔說:“天旱,意思是天要使封祀壇的土乾燥吧?為此,命令天下的百姓隆重地祭祀靈星。”

明年,皇上到雍縣郊祭,開通回中道,在那里巡視。春天,到達鳴澤,然后從西河回來。

明年冬天,皇上巡視南郡,到江陵而東行,登上潛縣天柱山,依禮祭祀,號為南岳。順江而行,從尋陽出發,到達樅陽,經過彭蠡,祭祀這些地方的著名山川。往北到達瑯邪,沿著海邊而行。四月中旬,到達奉高,舉行封祀。

當初,武帝在泰山封祀,泰山腳下的東北方有古時明堂遺址,所處位置險峭而不開闊?;噬舷朐詵罡吲孕藿魈?,卻不知道明堂的制度。濟南人公玊帶獻上黃帝時的明堂圖。明堂圖中有一殿,四面沒有墻壁,用茅草蓋頂,下面通水,環繞宮墻的是復道,上有樓,從西南進入殿堂,稱為昆侖,天子從這里進入,拜祭上帝。于是皇上命令奉高縣依照公玊帶的圖佯,在汶上建立明堂。到元封五年舉行封祀,就在明堂的上座祭祀泰一、五帝,高皇帝的靈位設在對面。用二十頭牛祀后土于下房。天子從昆侖道進去,開始按照郊祀的禮儀在明堂拜祭。祭禮完畢,在堂下焚祭余的牲肉?;噬嫌值巧咸┥?,在山頂上有秘密祭祀。在泰山下祭祀五帝,依照他們各自的方位,黃帝和赤帝在一起,由主管官員侍祭。在泰山上燃火,山下也都燃火相應。

此后二年,正是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,推算歷數的人以這一天作為起點。天子親自到泰山,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那天,在明堂祭祀上帝,不舉行封禪。祝詞說:“上天增授皇帝泰元神策,周而復始?;實酃Ь吹匕菪惶┮?。”皇上東到海邊,考查入海和方士求神仙的人們,沒有效驗,然而派遣更多的人前往,希望能遇到神仙。

十一月乙酉,柏梁臺發生火災。十二月甲午初一,皇上親臨高里禪祀,祭祀后土。到達渤海,想以望祀遙祭蓬萊神仙之屬,希望到達神仙異域。

皇上回來后,因為柏梁臺遭火災,就在甘泉上朝,接受郡國的會計簿冊。公孫卿說:“黃帝建成青靈臺,十二天被燒,黃帝又建造明庭。明庭就是甘泉。方士多說古帝王有建都甘泉的。此后天子又在甘泉上朝接見諸侯,在甘泉建造諸侯官邸。勇之又說:“越人習俗,火災后再建的房屋必須大些,用來制服災殃。”于是建造建章宮,設計千門萬戶,前殿高度超過未央宮。東面是鳳闕,高二十多丈。西面是唐中他,周圍數十里的虎圈。北面挖了一個大水池,池中的漸臺高二十余丈,池名叫泰液池,池中有蓬萊、方丈、瀛洲、壺梁,類似海中的神山、龜、魚之類的石刻。南面有玉堂、壁門和大鳥等?;菇⑸衩魈?、井幹樓,高五十余丈,樓閣間有空中通道相連接。

夏天,漢朝改革歷法,以正月為一年的開始,顏色尚黃,官名印章更改為五個字,以當年改為太初元年。這年,西伐大宛?;然齟篤?。丁夫人和雒陽虞初等人用方術在祭祀時乞請鬼神加禍于匈奴和大宛。

第二年,主管官員說,雍縣五畤祭祀時沒有熟牲,芬芳的祭品不齊備?;噬媳忝鐸艄俳炫6拷孜瀹?,五帝食所用顏色的祭品,以木偶馬代替小馬。只有五帝用小馬,天子親自郊祀用小馬。祭祀著名山川用小馬的,都以木偶馬代替。天子經過的地方,祭祀才用小馬。其他的禮節和過去一樣。

次年,皇上東行,巡視海濱,考查有關神仙一類的事,沒有應驗的。有的方士說“黃帝時建造五城十二樓,在執期等候神人,稱為迎年”?;實墼市硪勒賬檔難尤バ私?,稱為明年?;噬洗┝嘶粕路?,親自依禮祭祀上帝。

公玊帶說:“黃帝時雖在泰山封祀,但風后、封巨、岐伯要黃帝在東泰山封祀,在凡山禪祀,以與符瑞相合,然后才能長生不死。”天子便命令準備祭祀用具,來到東泰山,東泰山矮小,與它的聲名不相稱,就命祠官依禮祭祀,而不舉行封禪。以后命令公玊帶在那里供奉祭祀,等候神靈。夏天,皇上便回到泰山,舉行五年一次的封禪典禮,禮節同以前一樣,而增加了在石閭禪祀。石閭在泰山腳下的南面,方士多說這是仙人居住的地方,所以皇上親自禪祀。

以后五年,又到泰山封禪,回來時祭祀了路過的常山。

當今天子所興建的神祠,泰一、后土,三年天子親自郊祀一次,所建立的漢家封禪制度,五年舉行一次。薄忌泰一和三一、冥羊、馬行、赤星五祠,由祠官寬舒按規定的時間舉行祭祀典禮。這五祠和泰一、后土祠合起來共六祠,都由太祝總領其事。至于像八神等神和明年、凡山等其他著名山川的祭祀,天子經過時就祭祀,離去后就停止。方士們所興建的神祀,各自主持祭祀,本人死了就停止,祠官不負責,其他神祠都如同原來的那樣。當今皇上封禪,此后十二年再來回顧,會祭遍了五岳、四瀆。而方士等候和祭祀神仙,入海訪求蓬萊,終究沒有效驗。而公孫卿等候神仙,還以巨人腳印來解說,也沒有效果。天子日益厭倦方士的奇異迂闊的談論,然而始終籠絡他們,期望遇到真正的神仙。從那以后,方士談論祭祀神仙的更多了,可是效果如何,是可以看到的。

太史公說:我跟從皇上出巡、祭祀天地諸神和著名山川,參加了封禪。我進入壽宮侍祠聽到祭神的祝祠,觀察研究方士、祠官的言論,于是坐下來按照時間順序敘述自古以來從事祭祀鬼神的事情,具體地揭示它的表面現象和內在的實際情況,后來有見識的人,得以觀覽。至于俎豆珪玉幣帛的詳細情形,獻祭酬神的禮儀,則由主管官員保存著。

上一章 返回簡介 2007nba圣诞大战太阳vs湖人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加入書簽